纸写成历史,手指点传天下

日期 : 2019-02-11        作者 : 湖北省郧西县林业局 徐道友

  一缕阳光照在电脑桌上,一杯清茶袅袅,我坐在电脑前,笨手笨脚一个字一个字打稿件,尽管很慢,不怕慢就怕站,一年下来,仍有30多条信息被中央、省、市级主流媒体采用。此时,我感到无比的幸福。

  掐指算来,林业信息化建设已有10年,作为一名林业老信息员,从手写捻断一把须,挠尽烦恼丝,写字的墨水把脸糊成花米猫,把用方格纸誊正的稿件装进信封,在封面贴上邮票,发给报社或上级单位,到手指轻击键盘,信息传天下,讲好绿色故事,发好生态声音,传播林业正能量,贡献自己一份微薄之力。

  刚开始用电脑传林业信息因“拦路虎”太多,有些不习惯,一是五笔打字因年纪大了,字根这一学头就大了,这信息写作虽只是三言两语,简洁明了,但那是一时半会学会的。记不住;二是眼睛看电脑时间一长就模糊;三是坐上半天,虽一条200个字的信息没打完,脖子梗的酸痛,同事笑话我说“手写乱画像天书,电脑不会急得哭,打起字来笨像猪,不如喝茶享清福”。

  然而,我就不信这个邪,已经有30年林业信息。工作经历的我,面对眼前的困难这样认为,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登攀。字根记不住,用拼音打字代替;打字速度慢,每天坚持多练习;眼睛模糊脖子酸痛就离开电脑到森林中走一走。

  学习电脑操作技术,只是我学习的一部分,我将更多的精力,投入到林业技术的学习上,将《中国绿色时报》、|《造林学》等专业书报作为教科书来读,并结合本职工作实际,将身边的造林、护林典型整理成文字,上传媒体。

  由于信息工作具有较高时效性,我常常下乡深入一线跑完现场后,回来马上着手处理照片视频并编写文字材料,第一时间同上级单位、媒体编辑记者联系改稿子,修图,剪辑视频……办公室的灯常常亮到深夜。

  最简单的事,却也是最难做的事。为了一张没问题的照片,我在盛夏烈日炎炎的午后蹲在造林现场,顾不上汗流浃背,寻找各种角度只为凸显出照片的最好效果。为了一篇看似平常的稿件,我常常反复斟酌、推敲语句,翻辞典求助搜索引擎,避免歧义。为了应对不同媒体的风格,我需要对同一素材改出多个版本,编写数个标题。每一个字,每一帧图都饱含心血。

  为了方便林业信息的收集制作上传,我生活上省吃俭用,却倾其所有,自购相机、电脑、OP手机;出门可以不带钱包,不带钥匙,但必带笔本、相机、手机、随时、随地将听到、看到、想到的精言妙语,尤其是注重收集群众随意流露的歌谣、顺口溜、谚语、等内容及时收集、收藏整理研读,积累成册达10万余(条)篇,记读书笔记,90余本,这种方式一直是我学习林业新闻信息写作的一个重要途径。

  更是为了将绿色故事讲得有温度、有情怀、有细节、接地气有共鸣,将这些鲜活语言运用到稿件中, 文字生动增色,《十劝农民多造林》、《务林人之歌》、《十唱造林好处多》,等多篇林业稿件都是用歌谣体写成的,取得了较好的宣传效果。

  下班后,有人打麻将、斗地主、洗桑拿,而我争分夺秒走火入魔,手不离书,心不忘写,没时间帮老伴做家务,她气不打一处来,要我下班后陪她沿河道走走,否则要和我离婚。有一次,我下乡采访,晚上不能回家,她给我打电话哭着说“你赶快回来,再不回来,就等着给我收尸。”我只好连夜坐车往回赶,回到家,已是凌晨三点。我也妥协让步,多帮她做家务事,多抽时间陪她走走,晚上和她斗个小地主,让她睡个安然觉。夫妻一条心,黄土变成金。妻子安顿好了,不闹了,我心情就好了。心情一好,创作热情就高,10年来,围绕家乡生态文明,美丽中国建设继续讲好绿色故事,《核桃园里笑声朗》、《九女峰上的夫妻瞭望员》、载绿“石头山”等200余篇林业新闻信息被《中国绿色》、《湖北日报》等中央、省、市主流媒采用。2013年11月,我被十堰市林业局授予全市优秀宣传信息员;2009年《歌声伴餐日子甜》,一文获得中央电视台第四届“我的综艺情缘”有奖征文一等奖;2017年,湖北省首届长江读书节授予我“十佳读者”。2017年11月15日,《湖北日服》以林业职工创作《十九唱共产党》颂党恩,报道了我30年笔耕不辍,主题鲜明,形式新颖、效果显著的宣传信息、报道,用生动的笔触和真实的细节是见证家乡的林业变化,用百姓喜闻乐见的语言讲述生态故事。